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3/08/06】 女友和妹妹与我一起沦为奴

本文来自: 玫瑰酒吧 作者: 嗯。哈。 日期: 2013-8-6 15:53 阅读: 32496收藏
(一)

去年7月的一天,我一个人去公园游玩。我特别想在公园找个机会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这个公园很大,有山有水,院落较多,树木茂密。公园中有一些偏僻的地方,人们不常光顾,非常适合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但是,美女也不光顾,即使光顾身边也有男人。在公园的其他地方,倒是可以看到单个的或两三个在一起游玩的美女,但是人多,不方便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
这个公园我原来来过两次,这次来算是重游吧。在我来到公园门口的时候,有两位脚穿黑色夹趾凉拖的高挑美女正从公园里面出来。我不禁多看了她们的脚一眼,心想:要是在公园某个偏僻的地方遇到她们多好,就可以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了。
我进了公园,也没有什么路线,就是随意走动,走到哪儿算哪儿。我沿着一条上山的道走到半山腰,半山腰有一个独门院落。我走进去,里面没有人,也清静得很。我心想,这真是一处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的好地方,遗憾的是在这儿没有见到美女,却进来三四个中年男女。我就离开这里。
我继续向前走,前途零零星星地可以看到一些游人,但没有看到美女。走着走着我又来到一个稍微偏僻的地方,这个地方也没有其他人,当然也就没有美女。我继续向前走,朝着下山的方向走去。人多了起来,在下山的路上,我看到两个女孩迎面走过来,正考虑这地方适合不适合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等走近一看,她们长得都一般,既然这样,还磕什么头,还舔什么鞋?只有美女才能让我产生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的冲动。
我走下山,来到山下,山下有两个湖,是连在一块的。在湖边人群比较多,当然发现美女的机会也就比较多。走着走着,我看到前面有两个高挑美女,一个穿着凉鞋,一个穿着像高跟鞋却不是高跟鞋鞋上还有花的那种叫不出名字的鞋,我不禁朝她们的鞋多看了一眼。我有些遗憾,这里这么多人,显然不是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的地方。我又继续往前走,在这个过程中,我又发现了几个漂亮的女孩和她们漂亮的鞋子、漂亮的脚。唉,这么多美女,我却舔不上她们中哪怕一个人的鞋和脚,实在太遗憾了。
带着这种遗憾的心情,我离开了湖边,返回往山上爬,这次是从另一个地方往上爬的。等我爬到山顶后,我发现一个光着双脚的美女,手里还提着一双鞋,想必是累了,脱下鞋休息呢。遗憾的是这里人也比较多,否则的话,我就跪下给她磕头并说:“美女,让我舔舔你的鞋子吧,你穿上会更舒服。”
我又看了她的赤足一眼,离开了那里。在从山顶下山的地方,有个狭长的门洞。门洞较长,也是个给美女磕头舔鞋的好地方。在这儿给美女磕头舔鞋,不怕被别人发现,因为里面光线较暗,不怕被拍摄下来。
在这个门洞里,我终于遇到了两个美女,她们刚刚从下面爬到门洞门口,正想往里进。本来我已经失望了,打算下山就离开公园了,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啊,或者说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吧,上天终于把两位美女放到我的面前。这两位美女身材挺高,看样子都在170左右,看上去25岁左右,穿着非常时髦,两人脸上都带着一幅黑色墨镜。一人穿着叫不出名字又很难描绘的但是却漂亮性感的凉鞋,她的脚显露在外面,白嫩、光滑、细腻,丰满,谁看了都想跪下去舔;另一人穿着漂亮的鞋子,鞋面像高跟鞋但鞋底是平的,总之很漂亮,脚上穿着黑色丝袜。
天时、地利终于赶在一块了,在适合给美女磕头舔鞋的地方遇到了美女。虽然此时这里没有其他人,但一会肯定会过人。时不我待,我立刻跪在她们脚下,说道:“两位美女主人,我太崇拜你们了,让我给你们磕几个头吧。”说完,跪在地上咚咚给她们磕头。让我惊奇的是,她们没有吃惊,反而听到她们的笑声,只听到她们说:“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一个贱狗!”“是啊,男人都很下贱啊。”
我继续用力地给她们磕着头,想在最短的时间里给她们多磕几个头。这时,只听到其中一位美女说道:“磕完头你是不是还打算舔我们的鞋啊,嘻嘻!”听了她的话,我太高兴了。现在看来,不仅仅是天时地利了,还有人和了,因为她们不但欣然接受我的跪拜,还让我舔鞋。真是太好了。
我激动地说:“奶奶,我这就给你们舔鞋。”说完,我就趴在凉鞋美女的脚下,疯狂地舔起她的鞋。
凉鞋美女:“果不其然啊,一条标准的贱狗,说不定比我那条狗还贱。”
另一位美女:“这条狗张的还挺精神的,就让他做咱们的狗吧。”
没想到两位美女居然是两个女王,我实在是太兴奋了,更加疯狂地舔着凉鞋美女的鞋。舔完她的鞋面后,我就想舔她裸露在外面的脚趾,正当我想把她的大脚趾含在口中吮吸,她把脚缩回去,然后踩在我的头上,使我的脸贴在地上。
“贱狗,你配舔我的脚吗?”
我连忙说:“对不起奶奶,我只配舔您的鞋!”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去把另一位主人的鞋舔了。”
我连忙爬到另一位美女脚下,又疯狂地舔起她说不出名字却很漂亮的鞋子。正当我陶醉其中的时候,这位美女把一只脚踩在我头上,“好了,贱狗,把你的名字和电话留给我们。”
我把电话号码告诉了她们。
“滚吧!等我们的电话。”
我说:“两位奶奶,让我陪你们游玩吧。”
“滚!”
我爬起来想走,凉鞋美女往下指了指,我明白过来,从她们的胯下爬过去。

(二)

三天后,我接到电话,按照她们说的地点,我赶了过去。到了之后,我大吃一惊,这里是一片别墅区,旁边景色优美,看来这两位美女还是大富大贵之人呢。
按照她们告诉我的地址,我在一幢别墅前按了门铃。一个穿着女仆服但长得还挺漂亮的十八九岁左右的女孩给我开了门。
那个女孩对我说:“你是元清吧?”
我说:“是的,姐姐”
那女孩看我这个比他好几岁的男人叫她姐姐,不禁满面笑容,对我说:“跟我来吧!”
我跟在她后面来到客厅。只见客厅中央坐着两位美女——就是她们了。我跟着小女仆来到她们面前。到她们面前后,小女仆跪在她们脚下:“奶奶,奴婢把他带来了。”
其中一位美女嗯了一声,说你下去吧。那个小女仆就转过身,爬了出去,到客厅门口才起来。
我赶忙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贱奴拜见两位奶奶!”
…………
此后,她们又把我叫过来玩了几次。
随着交往的频繁,我终于对她们有了基本的了解。
她们一人叫刘佳,一人叫田蕊,今年25岁。别看她们年龄很不,但她们的事业却很大。刘佳是本市市政府人事处的处长,田蕊是本市一家大公司的总裁,两人均是名牌大学毕业。当然,她们的事业同她们的家庭背景是有关系的,刘佳是高干家庭出身,田蕊是富翁家庭出身。不过话又说回来,高干家庭也有不少纨绔子弟,富翁家庭也有不少花花公子,她们能有这样的成就同她们个人的才能和努力也是分不开的。这个别墅就是田蕊的别墅。
时间很快过去了半年,这半年期间,她们几乎每周都要玩弄我一次。她们并不缺少奴隶,但是她们好像对我特别有兴趣。谁叫我长得又高又帅呢?我今年28岁,重点大学硕士毕业,在一家银行里面供职。
我有一个女友,和我一个学校的,比我晚三级,今年25岁,正赶上毕业。尽管她是重点大学硕士毕业,但今年赶上金融危机,加上她又想留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大都市里,工作不好找,快到五一了,工作还没找到,非常着急。我还有一个比我小五岁的妹妹,今年也正好毕业。她是本科毕业,工作更难找了。结果,我们三人五一聚会的时候,她们两人都没有找到工作,她们着急我也跟着着急。我和妹妹来自农村,女友来自小城,在这里都没有关系,找工作实在很难。
第二天,我接到田蕊的电话,说让我3号过去。我突然想到,刘佳奶奶和田蕊奶奶一个是政府机关的实权干部,一个是大公司的总裁,求求她们看能不能帮我的女友的妹妹解决工作问题。我女友和妹妹都是小美人,她们见了说不定也会喜欢的。
3号我再次去了田蕊的别墅,被她们玩弄完之后。我跪在她们脚下给她们磕了几个头,然后下定决心但却紧张地说道:“两位奶奶,贱奴求你们一件事……”
刘佳:“看你吞吞吐吐的样子,有什么事快说!”
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完了我说,“肯求佳佳奶奶帮帮我的女友,恳求蕊蕊奶奶帮帮我的妹妹。”
田蕊:“你倒挺贪心,一下子让我们解决两人的就业。”
我奋力给她们磕头:“求求两位奶奶了!”
田蕊:“看你这个贱狗忠心的份上,我就答应你了,不过你妹妹要和你一样做我的奴隶。”
我一听田蕊让我的妹妹做她的奴隶,不知怎么搞得感觉很刺激,就说:“我妹妹能做奶奶您的奴隶是她的荣幸。她高兴都来不及。”
刘佳:“我们处现在正好要招一个人,要求硕士学历,财会专业,有公务员资格证,你女友符合吗?”
我一听,这部就是为我女友准备的吗,我说:“佳佳奶奶,太巧了,我女友正好符合这几项要求。”
刘佳笑道:“这么巧。不过,你的女友也要做我的奴隶啊!”
我连忙说:“佳佳奶奶,我女友能做您的奴隶,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刘佳和田蕊听后都大笑起来,只说我贱。
我打电话给女友和妹妹,我对她们说:“工作我都帮你们联系了,领导说让你们现在过来面试一下。”
女友说:“今天不是假期吗?”
我说:“领导牺牲假期给你们面试,多感人啊。你们赶快过来吧。”
我把地点告诉了她们。
一个小时后,她们来到了。
漂亮的小女仆过去开门,把她们带过来。
她们看到我跪在两位漂亮女孩的脚下,一下子惊呆了。回过神来之后,女友生气地骂道:“你怎么那么贱呢,跪在女孩脚下!你不是说帮我找到工作,领导要面试吗?这是面试的地方吗?领导呢?她们是干什么的?你怎么给她们两个狐狸精跪下了?”这下好了,连她们也骂上了。我看你工作还怎么找?
妹妹也不解:“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有些尴尬,在自己女友和妹妹面前表现得没有尊严,但我到田蕊和刘佳想把她们变成自己的奴隶时,我感到很刺激,就想看看那将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也想把她们变成刘佳和田蕊的奴隶。既然这样,我就说到:“她们就是领导!”
女友:“你疯了,把两个狐狸精当成领导?”
刘佳和田蕊涵养很好,没有生气,微笑地看着我们之间的对话。但小女仆听了很不高兴,过来居然打了女友一巴掌:“你这个贱人,竟敢侮辱我的奶奶!”
女友被打了一巴掌,有点愣住了,缓过神来疑惑地对女仆说:“她们才多大啊,你就叫她们奶奶?”
小女仆:“她们是我高贵的主人,我是她们卑贱的奴隶,所以,我尊称她们为奶奶。”
田蕊:“乖!”
女友:“你怎么那么贱呢?”
女仆:“做两位奶奶的奴隶是我的荣幸,你想做奶奶还不一定答应呢?别以为自己有点姿色就了不起,我长得不比你差,但是咱们在两位奶奶面前只不过是她们的鞋垫而已。希望你有些自知之明。”
刘佳和田蕊都被女仆的话都笑了,刘佳:“真是一个乖奴隶。”
我连忙对女友说:“这两位奶奶就是我给你说的两位领导,一位是政府里的处长,一位是公司的总裁,她们假期的时间给你们搞面试,你怎么这么放肆,工作还想不想要了?”
女友和妹妹听了我的话都很吃惊。
我接着说“两位奶奶要给你们找工作,还不快跪下磕头谢恩!”
女友:“我没你那么贱,我宁可找不到工作,也不给她们磕头!”
女仆又插话:“看来你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许多人想给两位奶奶磕头还没有机会呢,给你机会你不要啊,真是给脸不要脸。你算什么东西啊,你和两位奶奶年龄差不多,看看两位奶奶的成就,再看看你的窘迫样,你也只配给两位奶奶做一条小母狗。说实话,舔两位奶奶的屁股还嫌你的舌头粗糙呢!”
刘佳和田蕊被女仆的话逗得哈哈大笑,刘佳:“蕊蕊,你这个小女奴还挺厉害啊!”
田蕊得意地说:“小奴表现不错。”
女仆得到刘佳和田蕊的夸奖,非常兴奋,说得更加来劲了:“佳佳奶奶和蕊蕊奶奶天生高贵,上天注定她们要统治别人。再看看你天生的一幅女奴样,上天早就注定了某年某月某日,你要做佳佳奶奶和蕊蕊奶奶的女奴。别说让你跪下磕头,就是让你吃她们的黄金,喝她们的圣水,你也应该谢天谢地。贱奴,还不快给两位奶奶跪下!”
我听到扑腾一声下跪的声音,还以为女友被说动了。等我转脸看过去,发现跪下的不是女友,而是妹妹。我刚才就发现妹妹的脸有点兴奋的样子,看来,女仆的话刺激了她的受虐意识,她心甘情愿地跪在刘佳和田蕊脚下。
她竟主动地给刘佳和田蕊磕起头:“尊贵的奶奶,奴婢我愿意做你们卑贱的女奴,匍匐在你们脚下,任你们驱使。”
妹妹的行为让刘佳和田蕊又惊又喜,田蕊:“乖,我的小奴隶,你的工作我现在就定了,你到我公司给我当秘书吧。”
妹妹没想到工作这么快就可以定下来,她激动万分地又感激万分地给田蕊磕头,磕得咚咚直响。
田蕊见她这么乖,很高兴,用脚尖把妹妹的下巴挑起来。“乖奴隶,把我的凉拖脱下来舔一舔。”
妹妹驯服地就要用手脱田蕊的凉拖,我连忙说到:“妹妹,记住,给奶奶脱鞋穿鞋都要用嘴。”
妹妹听我说后,脸上微微一红,是害羞的样子,田蕊看她这样,更是喜欢她。
妹妹用嘴夹住田蕊的凉拖,拽下来放在地上,自己趴在地上用心舔起来。
刘佳给田蕊开玩笑:“蕊蕊,还是你行啊!奴隶都给你舔上鞋了。”
田蕊对女友训斥道:“贱奴,还不快给你奶奶跪下磕头。”
我说:“快跪下给佳佳奶奶磕头,你看小妹给蕊蕊奶奶磕头,工作就解决了。”
女友有点犹豫了,她不想磕头但又想找工作,看到妹妹磕头找到工作心理犹豫不决。
刘佳发现了她正犹豫不决,突然喊道:“贱奴,跪下!”
女友不由自主地跪在刘佳脚下。
我舒了一口气。
刘佳对女友说:“你笨呢!不知道接下来做什么?”
女友无奈,给刘佳磕起头来。
刘佳:“怎么磕得那么没激情,你看看你小姑磕得多有激情。想不想找工作了?”
女友听刘佳这么说,有点恐慌,便开始用力地给刘佳磕头,磕得咚咚响。
田蕊:“佳佳,你这个奴隶进步不小啊!”
刘佳用脚尖挑起女友的下巴,“贱奴,舔我的鞋!”
女友也学着妹妹的样子,用嘴把刘佳的凉拖拽下来放到地上舔。
这个时候,刘佳接到电话,是她的朋友冯馨打过来的,说是她和何菲在一块,要赶过来。冯馨、何菲、刘佳、田蕊是大学同学,是学校的四大美女,她们也都是好朋友。冯馨在法院工作,现在已经是中级法院的法官。何菲在电台工作,是生活节目的主持人。
冯馨和何菲来到后,女仆去开门。女仆问道:“请问是冯馨奶奶与何菲奶奶吗?”
冯馨与何菲笑着说:“蕊蕊已经把她调教成女奴了。”接着对女仆说:“我们是。”
女仆马上跪在她们脚下磕头,欢迎两位奶奶。
她们都笑起来,刘佳和田蕊迎接出来。
冯馨:“蕊蕊,你这个奴隶调教的不错啊。”
田蕊:“欢迎大法官指导!”
何菲看着跪在地上的我们:“这三个是什么人?”
刘佳:“那两个女的分别是这个男的女友和妹妹,她们都是我和蕊蕊刚收的奴隶。”
何菲:“你们行啊,男奴帅气,女奴漂亮。让我们也玩弄一下吧。”
田蕊:“她们刚刚成为我们的奴隶,还缺乏调教。先让我的女仆把她们带下去调教一下。你们再玩弄她们。咱们先出去好好吃顿饭,回来再玩她们。”
田蕊接着对女仆说:“我们出去吃饭,这段时间你好好调教一下她们。回来我们就要用。”
女仆一听田蕊奶奶让自己调教这两个女奴,兴奋得不得了,跪在田蕊脚下磕头不止,连声说奶奶您放心。
刘佳对我说:“贱奴,你跟我们去,随侍旁边服侍我们。”
我兴奋地跪在刘佳脚下磕头:“是,奶奶!”

(三)

我跟她们去了一家饭店,要了一个包间。我的职责主要是站在一边负责端茶倒水等事务。服务员小姐们看了很奇怪,问是怎么回事?我说,我们在玩一个游戏。服务员将信将疑地眨眨眼。
我们走后,漂亮的小女仆开始了调教女友和妹妹。原来都是做奴隶,现在终于找到做主人的机会了,她还能不肆意玩弄她们?
小女仆端坐在沙发上,命令到:“贱狗,跪下给我磕头”
给刘佳和田蕊作奴隶也就罢了,她们高贵无比啊!可眼下的这个小女仆竟然要求自己跪下磕头。女友实在难以忍受,就朝她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不过田蕊的小母狗罢了,还敢在这里耀武扬威?”
小女仆一听女友骂她,十分生气,就给了女友两个清脆的耳光。女友被激怒,和小女仆扭打在一起。
妹妹看她们打在一起,很着急,一边拉着她们一边说:“别打了!别打了!”终于把她们拉开了。
小女仆说:“你竟敢不听蕊蕊奶奶的话,让我调教你们可是她的圣旨啊!你工作是不是不想要了?”
女友一听,有点恐慌,光想着出气了,把这事忘了,但是她又不肯向小女仆承认错误。
妹妹跪在小女仆脚下求情:“姐姐,请您饶了她吧。我给您磕头!”说完用力地给小女仆磕头。
小女仆对我妹妹的表现很满意:“乖!还是你乖!那个贱货就欠打。”
妹妹赶紧拽女友的裤腿,“快跪下给姐姐磕头认罪吧!”
女友还在犹豫,嘴上却说:“我比她大,为什么叫她姐姐?”
妹妹:“刘佳和你差不多大,你不是还叫她奶奶了吗?”
女友:“这……”
妹妹:“这什么,赶快跪下给姐姐磕头。”
我女友慢慢吞吞的跪在小女仆脚下。小女仆得意地笑了。因为女友不听她的话,她决定要好好收拾一下女友。
她对我妹妹说:“乖奴,把我的袜子脱下来,记住用嘴啊!”
我妹妹乖乖地趴在她的脚下,用嘴咬住她的袜尖,把她的白棉袜脱下来。
小女仆又对女友说:“贱狗,张开你的嘴!”
女友虽不情愿,但还是把嘴张开了。
“乖奴,把你脱下的这只袜子塞到这个母狗嘴里去!”
女友一听,十分生气,“你太过分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几个清脆的耳光打在女友脸上,“你这个贱狗还敢顶嘴。”女友有些害怕,不敢再说什么。
“贱狗,把嘴张开。”
女友含泪张开了嘴。
“乖奴,把袜子塞进她的口中。”
妹妹有点难过地说:“姐姐,恕我得罪了。”说着,她把小女仆的袜子团成一团塞进女友的口中。女友含着小女仆的袜子放声哭起来。
小女仆朝着女友的脸不停地打耳光,“我让你哭!你什么时候给我笑一笑,我才停下来。”
妹妹趴在地上舔着小女仆的脚趾,求情到:“姐姐,我求你饶了她吧。”又对女友说:“你快给姐姐磕头求饶吧。”
女友没办法,只好给小女仆磕头求饶。含着小女仆的袜子含混不清地说:“姐姐,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小女仆得意地看着女友给她磕头,说:“笑一个让我看看!”
女友在这种情况下哪还笑得出来,硬挤出一个笑脸来。
小女仆:“笑得比哭得还难看,看在你小姑的面子上饶过你吧。来,把我的这只袜子脱了。”
女友不敢怠慢,用含着袜子的嘴去脱小女仆的袜子。她用嘴咬住小女仆的袜尖,用力把它拽下来。
小女仆:“把它吞到嘴里去!”
女友不敢不从,用舌头把这只袜子裹挟到嘴里。两只袜子含在口中,女友的腮部鼓鼓的。看她这样,小女仆得意地笑起来。女友又禁不住流出泪来。
“贱狗,含着我的袜子给我磕头,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下来。”
女友屈辱地含着小女仆的袜子,给她漫不经心地磕着头。
“贱狗,我怎么听不到响声?”小女仆故意捉弄女友。女友只好用力磕头。
我妹妹一幅乖顺的样子:“姐姐,你挺辛苦的,让我用舌头伺候您的脚吧。”
小女仆满意地看着我妹妹,“乖!姐姐喜欢你!”
妹妹听到小女仆的夸奖,很高兴,卖力地舔着小女仆的脚。
小女仆:“乖奴,把我的脚趾含在口中细啜。”
妹妹:“遵命,姐姐。”然后她把小女仆的大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舔完大脚趾,又挨个舔她其他的脚趾。
过了一会,小女仆说:“好了。”妹妹乖顺地说:“姐姐,我把你的另一只脚也舔了吧?”
小女仆:“不用你舔了,留给这个母狗舔。”
妹妹说:“姐姐,我下面作什么?”
小女仆把脚上的拖鞋甩出去,“乖奴,你爬过去把它舔干净,然后给衔回来。”
妹妹乖乖地向小女仆的鞋爬去。
女友还在给小女仆磕着头。她的头已经磕得很疼,膝盖和胳臂也累了。但是小女仆就是不让她停下来。等到妹妹把小女仆的鞋舔干净衔回来,小女仆才让女友停下来。
“贱狗,把袜子吐出来,舔我的脚。”
女友赶快把袜子去出来,取出袜子来,上面全是她的唾液,她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
“乖奴,你把袜子拿去扔了,上面全是母狗的唾液。不卫生”
妹妹乖乖地叼起小女仆的袜子,爬到门口的垃圾桶,把袜子丢在里面。
小女仆把另外一只鞋甩出来,妹妹爬过去舔。
这边,女友跪在小女仆脚下,厥着个屁股,正像狗一样吮吸着小女仆的脚趾。看着这个刚才还和自己顶嘴的现在跪在地上像狗一样舔着自己的脚,小女仆得意极了。
小女仆羞辱女友道:“我的小狗也这样舔我的脚,你和我的小狗一样。”
女友忍不住又哭了起来,小女仆对她又是一阵耳光,女友害怕不敢再哭了。
小女仆:“把我的脚趾挨个含在口中吮吸。”
女友屈辱地继续舔着小女仆的脚趾。那边,妹妹正舔着小女仆的鞋。
等妹妹舔干净小女仆的鞋给她衔回去之后,小女仆让女友和妹妹躺在地上,自己双脚在她们脸上肆意揉搓。小女仆的脚使劲揉搓着她们的脸,弄得她们睁不开眼。突然,小女仆的脚不在她们脸上揉搓了,她一只脚插进女友的口中,一只脚插进妹妹的口中。她用力把脚往里查,想看看她们谁的嘴更大。在来回几次把脚插进口中后,她又用脚拨弄着她们的脸,用脚趾夹着她们的鼻子。
我们回来的时候,小女仆还在用脚揉搓着我女友和妹妹的脸。我想妹妹还好,女友一定感到屈辱极了。不过,小女仆的玩弄都承受了,被几位高贵的美女的玩弄就不再是难以接受的事了。
门响了,小女仆赶快去开门,见到田蕊就像狗见了主人一样,她跪在田蕊脚下舔着她的鞋,还不时汪汪叫两声。
冯馨:“蕊蕊,你这条狗很乖啊!”
田蕊:“被我调教得好啊。”然后她对小女仆说:“小奴,你把她们调教的怎么样了?”
小女仆趴在田蕊脚下:“奶奶,我把她们调教好了,请奶奶们使用。”
田蕊、刘佳、冯馨、何菲坐到宽大的沙发上。
田蕊:“咱们开始玩弄这些奴隶吧,这样吧咱们每人玩弄一个。你们先选吧。”
何菲:“我有一个建议,让奴隶自己选主人,这样更好玩。”
冯馨:“菲菲的建议不错。还不知道这几个贱奴的名字。”
田蕊:“我的女奴叫雯雯,男的叫元清。元清你女友和妹妹叫什么?”
我回答道:“她们叫丽丽和秀秀。”
刘佳:“丽丽和秀秀你们先来选吧”
妹妹秀秀爬到田蕊脚下,乖顺地舔着她的鞋。
田蕊:“乖!”
女友丽丽爬到刘佳脚下,学着秀秀的样子舔着她的鞋。
刘佳:“进步不小。”
田蕊:“雯雯小奴,该你选择主人了。”
小女仆爬到何菲脚下,舔着她的鞋。
我用不着选择了,爬到冯馨的脚下舔她的鞋。
田蕊:“贱狗,先给主人们磕10个头。”
我们这些奴隶一起给主人们磕头。
田蕊:“下面都自己玩吧,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冯馨:“贱狗,舔我的鞋!”
我趴在冯馨脚上舔起来,冯馨穿的是很漂亮的那种高跟鞋,黑色油亮。我的舌头在冯馨的高跟鞋面上来回飞舞。舔着的时候,我往旁边随意看了看,只见妹妹正专心地舔着田蕊的帆布鞋,女友投入地舔着刘佳的凉拖,小女仆兴奋地舔着何菲的靴子。我见女友不再抵触,心就放了下来。
过了一会,冯馨让我把她的鞋脱下来舔她的脚。我咬住她的高跟鞋根,轻轻一拽,把她的鞋给拽下来,然后我把她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我一边吮吸着她的脚趾,一边给她开玩笑:“法官奶奶,看在我这么用心给你舔脚的份上,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冯馨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揉搓着:“你这个贱狗,这个时候还不忘拉关系,给我好好舔。”
她们玩弄了我们六个小时。

(四)

很快,妹妹和女友的工作都得到了解决,在她们都签约后,我请她们吃了顿必胜客。席间,妹妹特别高兴,没想到工作这么快就解决了。女友也高兴,就是有点遗憾:“找这个工作代价太高了。”
我说:“你就别不知足了。刘佳奶奶那么高贵,你做她的女奴还亏了你了?以后她既是你的主人,又是你的领导,你一定要听她的话,把她的话当作圣旨,这样你工作就会很顺利,心情也会很愉快。你看小妹,从一开始心里就没有抵触,所以很愉快。”
女友:“我知道了,我尽量吧。”
一天,我接到刘佳的电话,说让我到她家去。刘佳的家在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区内,房子四室二厅,装修得也非常精致。
我按了门铃以后,一个20岁左右的长的挺漂亮的女孩给我开门。我想,这想必是刘佳的女仆了。她问我:“你叫元清吗?”“是的,姐姐。”她听到我叫她姐姐挺高兴。
我跟她后面进了客厅,客厅真大。我发现田蕊也在。刘佳和田蕊的脚下有两个全身裸露的女孩正跪在她们脚下舔着她们的脚。
我连忙给她们跪下磕头:“贱奴拜见两位奶奶!”
刘佳:“贱奴,你看看这两个小母狗是谁?”
我爬过去一看,这不就是女友和妹妹吗?女友和妹妹看到我脸红起来。
刘佳:“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要从内心里把自己当作狗,这样就自然了。”
只见刘佳和田蕊手里各拿了一根狗链,狗链的另一端是个项圈,分别套在女友和妹妹的脖子上。她们赤裸着身体,仅仅下面有块遮羞布。屁股上插着狗尾巴。
田蕊:“小母狗,叫两声。”女友和妹妹汪汪叫起来,听到她们的叫声,我下面硬了起来。
田蕊:“小母狗,边爬边叫!”
女友和妹妹开会始像狗一样在地板上爬行,一边爬行,一边汪汪地叫着。我简直就要泄了。
刘佳把拖鞋甩出去,“小母狗,把我的鞋衔过来!”
女友乖乖地向刘佳的拖鞋爬去,没一会她就用嘴把刘佳的拖鞋衔回来。刚衔回来用嘴给刘佳穿上,刘佳又把另一只拖鞋甩出去:“母狗,把它在衔回来。”女友又爬过去衔鞋。
田蕊对我妹妹说:“小母狗,把我的袜子脱下来。”妹妹乖乖地用嘴把田蕊的袜子脱下来。正想含在口中,田蕊把它从我妹妹口中拿出,然后团成一团,扔出去。“小母狗,爬过去把我的袜子叼回来。”妹妹乖乖地爬过去,一边汪汪地叫着,一边把田蕊的一双袜子含在口中,还特意露一些袜尖在外面,这样叫叼。
妹妹把袜子叼回去后,田蕊:“放在口中你好好品尝吧。”
妹妹给田蕊磕头,含着她的袜子含混不清地说:“多谢奶奶赏赐!”
这边,刘佳已经把拖鞋甩出去好多回,女友就在客厅里爬来爬去。
刘佳:“贱狗,你看你女友像什么?”
我给刘佳磕了一个头,然后说:“她是奶奶的小母狗!”
刘佳得意地笑了。
女友爬回来,再次用嘴给刘佳穿上鞋。
刘佳:“小母狗,把我的袜子脱下来。”
女友赶紧用嘴去脱刘佳的袜子,由于经常训练,非常熟练地就脱了下来。
刘佳:“小母狗,你把这只含在口中,公狗,你把另一只含在口中。你们含着我的袜子接吻。”
我和女友把刘佳的袜子含在口中,然后跪在她的脚下接吻起来。
刘佳:“小母狗,含着我的袜子接吻感觉怎么样?”
女友欢快地汪汪地叫了两声,看样子是很喜欢。
那边田蕊让妹妹躺在地上,她双脚踩在妹妹的脸上揉搓。
过了一会,刘佳让我们停止接吻。她说:“贱狗,让你看个电影,叫鞭打母狗。”
VCD打开了,只见在一个调教室里,两位美女手执鞭子,另两位女孩趴在地上。那两位执鞭的美女不就是刘佳和田蕊吗?那两个裸身趴在地上的不就是妹妹和女友吗?画面上,刘佳和田蕊开始鞭打女友和妹妹,每一鞭下去,都能听到痛苦的叫声,不过叫声很不清晰。刘佳和田蕊分别打了女友和妹妹十鞭,她们昏了过去。刘佳和田蕊蹲在她们头上,大量的圣水朝女友和妹妹的脸上喷去。感受到温暖的圣水,女友和妹妹又醒了过来。我看得只舔嘴唇,忍不住又泄了。
我问刘佳:“奶奶,你们打她们时,她们的叫声怎么不清晰呢?”
刘佳笑着说:“她们口中含着我们的袜子,把整个嘴都填满了,当然不清晰了。”
刘佳:“贱狗,你想不想玩一玩?”
我哪敢拒绝,连忙说:“奶奶,我愿意被你们鞭打!”
“走,到调教室”。
我们来到调教室,刘佳拿起身旁的鞭子,说:“贱狗,脱光衣服,趴下!”
我脱光衣服趴在地上的软垫上。
刘佳:“你想让哪位奶奶鞭打你?”
我说:“我希望两位奶奶都鞭打我!”
刘佳:“好吧,我们每人鞭打你五鞭。我打的时候,小母狗你查着数。”
刘佳对她的小女仆说道:“把我的袜子塞到他嘴里。”
小女仆取出刘佳另一双刚穿过的袜子塞到我嘴里。
“啪”第一鞭打在我屁股上,打得我生疼,我不禁叫起来,但嘴里因为含着刘佳的袜子,含混不清。
“一鞭”女友在一旁查着数。
“啪”又一鞭打在我后背上,更疼了。“两鞭”女友继续查着。
“三鞭”
“四鞭”
“五鞭”
我疼的不得了,可又不敢求饶。刘佳奶奶的鞭子总算打完了,下面轮到田蕊奶奶打我了。
“啪”一鞭打在我大腿上,疼得我嗷嗷叫,因为嘴里含着刘佳奶奶的袜子,所以叫声并不是很响。
“一鞭”妹妹查着数。
“两鞭”
当查到第三鞭时,我有点朦胧了,第四鞭过后,我简直要昏过去了。啪,第五鞭打在我身上,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突然感到脸上湿漉漉的,挺温暖,原来是两位奶奶的圣水使我清醒过来。
“萌萌,你把公狗带下去休息。”原来刘佳的女仆叫萌萌。
“小母狗,你们把地上的圣水舔干净!”
女友和妹妹给刘佳和田蕊磕头:“奶奶,放心吧!”
又回到客厅,刘佳和田蕊分别牵着女友和妹妹在客厅里溜狗。
刘佳指了指胯下,女友乖乖地从她的胯下钻过去。刘佳牵着女友,女友爬在她后面,刘佳把脚停下,把脚跟和拖鞋分开,女友会意去舔,还没舔到,刘佳就把脚挪开了,她就这样捉弄着女友。那边,我妹妹正在田蕊胯下来回爬行。
刘佳:“我的嘴都被你舔脏了,给我洗脚。”
女仆萌萌打来洗脚水,女友和妹妹分别跪在刘佳和田蕊脚下,用嘴给她们洗脚。突然,刘佳把脚抬起来,把女友的脸踩进她的洗脚水中。田蕊抬起一只脚踩在妹妹头上,另一只脚在水里拨弄着妹妹的嘴。
女友的脸埋在刘佳的洗脚水中,她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喝着刘佳的洗脚水,妹妹也大口大口地喝着田蕊的洗脚水。最后,刘佳和田蕊的洗脚水全让她们喝光了。
刘佳:“我的洗脚水味道怎么样?”
女友:“奶奶,您的洗脚水无比香甜,比任何饮料都好喝,我还想喝!”
女友的话把刘佳和田蕊逗得哈哈大笑。
妹妹也不敢示弱,她对田蕊说:“奶奶您的洗脚水比刘佳奶奶的洗脚水还好喝。”
刘佳:“小母狗,你没有喝过我的洗脚水,怎么知道蕊蕊的洗脚水比我的好喝。”
妹妹:“因为蕊蕊奶奶的洗脚水最好喝了。”
田蕊欣赏地用脚拨弄着我妹妹的脸,“母狗真乖!”
刘佳:“蕊蕊,你这个小母狗还挺忠心啊!”
女友听到刘佳夸妹妹忠心,也想在刘佳面前表示自己的忠心,就说:“小妹,你搞错了,刘佳奶奶的洗脚水才是最好喝的。”
妹妹反驳:“田蕊奶奶的洗脚水最好喝!”
女友:“刘佳奶奶的洗脚水最好喝!”
妹妹:“田蕊奶奶的洗脚水最好喝!”
女友:“刘佳奶奶的洗脚水最好喝!”
妹妹:“田蕊奶奶的洗脚水最好喝!”
女友:“刘佳奶奶的洗脚水最好喝!”
妹妹:“田蕊奶奶的洗脚水最好喝!”
看着女友和妹妹就谁的洗脚水更好喝争执不休,刘佳和田蕊都笑弯了腰,半天缓不过劲来。
等她们缓过劲来,刘佳:“你们两个小母狗太可爱了!”
田蕊:“我的小母狗更可爱!”边说,边用脚抚摸着妹妹的脸。
妹妹激动地跪在地上给田蕊磕头:“多谢奶奶夸奖,奴婢一生一世作奶奶您的母狗!”
女友也不甘示弱:“刘佳奶奶,贱婢永远是您脚下忠实的母狗。”
跪在一旁观看的女仆萌萌见女友这么向刘佳表忠心,怕失宠,也连忙跪在刘佳脚下磕头不止:“奶奶,我才是您最忠实的奴隶!”
女友反驳:“我才是刘佳奶奶最忠实的奴隶。”
女仆:“你才来几天啊,我早就是佳佳奶奶的奴隶了。”
女友:“忠心不论先后,我是刘佳奶奶最忠实最驯服的奴隶。”
女仆:“我才是佳佳奶奶最忠实的奴隶。”
看着两人为谁是刘佳最忠实的奴隶争执,刘佳和田蕊又禁不住大笑起来。
刘佳:“你们都是我的乖奴隶!”
女友和女仆一块激动地给刘佳磕头。对于她们来说,主人的一个夸奖会让她们激动万分。
刘佳:“丽丽和秀秀,你们到鞋架旁把我最近穿的鞋都舔了,看谁舔得干净。”
田蕊:“秀秀,你要给我争光啊,一定要超过丽丽。”
妹妹给田蕊磕得咚咚响:“奶奶你就放心吧。”
女友也用力地给刘佳磕头,“奶奶,我一定超过她。”
女友和妹妹爬到刘佳的鞋架前,两人展开了舔鞋比赛。看着她们为舔鞋而竞争的样子,刘佳和田蕊都笑得喘不过气来。我在一旁再次泄了。

(五)

今天,我有点不舒服,去看医生。没想到主治医生竟然是位不到30岁的美女。看完病,也没有其他病人,我就和她聊天。
我说:“您年纪轻轻,就有那么大的成就。”
她笑着说:“我自幼天资聪颖而且勤奋,再加上海外留学回来掌握许多先进的知识,所以领导很器重我。”
我说:“我太崇拜您了!”
没想到她居然说:“怎么个崇拜啊!”
我说:“崇拜的五体投地!”
她说:“五体投地是个什么样子!”分明是引导我给她跪下嘛。
太好了,又遇到一位有女王素质的美女。于是,我跪在她的脚下,跪爬在地上,双膝、额头和双手都着地。我说,这就是五体投地。
她得意地笑笑:“原来五体投地是这样啊,不过我更喜欢别人给我磕头。”
我一听,十分高兴,跪在她脚下用力磕起头来。
我在磕头的时候瞥见她穿着漂亮的高跟鞋,鞋面光滑干净。但我却说:“你鞋上有些灰尘,我帮你擦干净吧?”
她说:“你不要用手擦。我的高跟鞋从来都是用别人的舌头擦。你愿意让你的舌头当我的擦鞋布吗?”
没想到她还真是一位女王,自己的鞋全是让人舔。
我说:“奶奶,我愿意,我的舌头就是您的擦鞋布。”
她眉飞色舞,享受着征服的快乐。
我趴在她脚下则享受着舔鞋的快乐。
我趴在她脚下舔了很长时间,直到下一个病人过来。
病人过来的时候,我钻到她的桌子底下,她把脚从鞋中伸出,双脚踩在我的脸上揉搓。接下来又来了几个病人,我的脸就一直被踩在她的脚下。在她的脚踩我脸的时候,我伸出舌头舔她的脚心。
此后,我成了她的奴隶,每周被她玩弄一次,但这事没敢让刘佳奶奶和田蕊奶奶知道,连女友和妹妹都不知道。

一天,我接到田蕊奶奶的电话,让我去她的公司。到了她的公司,进了她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分为两进,外面是秘书办公的地方,里面还有一个门,则是她独自办公的地方。
我同妹妹打了声招呼,然后来到田蕊的办公室。
我跪在地上给她磕头。
田蕊:“我这就要下班了,呆会你和我去我另一个住所,有好戏让你看。走吧!”
我和妹妹跟田蕊奶奶的身后,出了公司,上了车,是妹妹开车。妹妹来到公司后学会了开车。妹妹特别感激田蕊,也特别崇拜田蕊,对田蕊是无比忠心。
不一会到了田蕊奶奶的另一住所,这是一个普通的三室一厅。据说是她专门玩弄奴隶的地方。想到这,我不禁十分感激田蕊奶奶,她把我带到她的别墅里去玩,是对我的特殊恩惠啊。
刚下车,刘佳奶奶和我女友也开车刚过来。我们来到田蕊的房间。田蕊说,你们看看洗手间。只见洗手间里有一个中年男子,只穿一个内裤,跪在地上,头耷拉在马桶里。
田蕊:“这是某房管局的某局长,我们公司上次拿下那块地皮,他帮了不少忙。他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每周要给我做一次厕所。竞争这块地皮的人很多,我找他时就把脚往他嘴前一伸,他就乖乖地趴在我的脚下,把这块地皮批给我了。”
×局长听到说话声,像狗一样汪汪叫起来。田蕊:“旺财,是不是渴了饿了?我今天又给你带来一位主人,你想不想吃她的黄金,喝她的圣水?”
×局长兴奋地汪汪叫起来。
田蕊:“旺财,你等一下。”
×局长满脸期盼的目光。
田蕊又带我们进入一间卧室,这个卧室里有一个狗笼子。狗笼子里关着一个中年男子。
田蕊:“他是本市的大房地产商×老板,有黑社会背景。不过,他在我脚下不过是一条狗。在竞争这块地皮时,他曾派人要挟过我。我约他出来谈谈,不出我所料,他一见到我就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舔我的鞋,退出了和我的竞争。”
妹妹:“田蕊奶奶,您太厉害了。我好崇拜您啊!”
田蕊:“别贫嘴!”然后她朝着房地产商喊道:“贱狗,睁开眼。”×老板睡着了,睁开了眼,看到田蕊,兴奋地汪汪叫起来。
田蕊:“贱狗,饿了吗?”
×老板汪汪叫起来。
田蕊:“不要急,呆会就给你吃的。”
×老板满脸兴奋、满脸期待。
田蕊打开狗笼子,把×老板牵出来,然后牵着她来到洗手间。
×老板见到×局长,一愣,随即打招呼:“×局长好!”
×局长回应:“×老板好”
田蕊:“你们两个贱狗给我闭嘴,在这里你们只是我的马桶,我的贱狗,还想自己是局长、是老板啊!”
×局长和×老板汪汪叫起来,表示认错。
田蕊指着刘佳说:“今天我又带来一位主人。今天你们可以多吃些黄金。你们自己选吧。”
×老板客气地对×局长说:“×局长,你先来选吧。”
×局长:“×老板,那我就不客气了。”
田蕊:“你们两个贱狗又把自己当作局长、老板了。”
×局长对刘佳说:“奶奶,我想吃您的黄金。”
刘佳笑着说:“看来他是想换换口味。”
×老板对田蕊:“奶奶,我还吃您的黄金。”
刘佳和田蕊先后如厕。
田蕊:“你们两个贱狗要把我们的黄金认准后再吃,别吃错了。”
×局长把头伸进马桶,贪婪地吃起来,他才不管是谁的呢。
×老板见×局长不出来,就说:“你别都吃完了,给我留下点。”
×老板的话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局长终于把头抬出来,还津津有味地咂咂嘴。×老板赶紧把头伸进马桶中,幸好马桶里还有一些黄金。×老板贪婪地吃起来。半天不离开马桶。
等他们吃完黄金、喝完圣水,田蕊把他们脖子上的狗项圈拿掉,说:“穿上你们的狗皮滚吧!”
他们两人一边穿狗皮,一边说:“奶奶,我下周还来。”然后,两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女友和妹妹在一旁看得热血沸腾,妹妹说:“奶奶,我也想吃您的黄金。”
女友恐怕落后,“奶奶,我也想。”
田蕊:“你们就没这个福气了。你们还得给我和佳佳舔脚,吃了黄金后嘴就不干净了,你们还怎么给我们舔脚。”
妹妹和女友给田蕊和刘佳磕头:“奶奶,我知道了。”

(六)

因为业务纠纷,一家央企银行要起诉我们银行。负责此事的是这家央企的一名高管。他聘请了一个律师。我是我们银行的法律顾问。我负责接待这个律师。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律师竟然是位二十多岁的美女。看来现在的漂亮女孩真了不起啊!有政府官员、有企业总裁、有法官、有律师、有电台主持人、有主治医师,太了不起了。
我见到这位漂亮的女律师就有一种跪在她脚下磕头舔鞋的冲动。我们还没有开始谈判,我就跪在她的脚下说:“我太崇拜您了,请先让我给你磕几个头我们再谈判。”
她没有想到谈判在即,我居然给她磕头。但是她没有拒绝,任我给她磕头。美女都有接受别人尤其是男人磕头的权利。男人是什么?不就是美女脚下的一条狗吗?男人给美女磕头不就是天经地义吗?
我给她磕了十个头,然后对她说:“奶奶,您鞋上还有些灰尘,该怎么办?”
她笑着说:“那就烦请你给我舔了吧。”
我趴在她的高跟鞋上,陶醉地舔着她的鞋。
她问道:“你怎么那么贱呢,喜欢舔我的鞋。”
我说:“男人都这样啊,男人都想做美女的狗啊!对于男人来说,做美女的狗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她笑着说:“哦,狗都是会叫的啊,我怎么没听到你叫啊!”
“汪汪汪汪”我像狗一样叫起来,把她逗得大笑。
因为有这样的开场,所以我们的谈判很顺利,问题顺利解决。我在星巴克请她喝咖啡。
她对我说:“男人都很贱啊,这家央企的这个高管和你一样跪在我脚下磕头舔鞋。还要求喝我的洗脚水。”
我说:“男人在美女面前都很贱,这是一条颠覆不破的真理。”

一天,我接到田蕊的电话,来到她的别墅。我进去的时候,小女仆雯雯给我开门,为了表达对她的尊重,我跪在她的脚下吻了一下她的鞋,她十分高兴,对我越来越有好感。
进入客厅,我发现女友和妹妹跪在地上,把头埋在刘佳和田蕊的下面舔着,刘佳和田蕊看上去很兴奋。我跪在一旁听候着指令。
过了一会,她们停了下来。我以为就要结束,没想到刘佳和田蕊转过身,跪在沙发上,女友和妹妹跪在她们身上,舔起她们的屁股眼来。
小女仆雯雯曾对女友说:“你给奶奶们舔屁股,还嫌你的舌头粗糙呢。”没想到,现在真的舔起了刘佳的屁股。女友的舌头挺柔软的,平常都是和我的嘴接吻的,现在竟与刘佳的屁股接吻起来。不知道刘佳是什么感觉,但我想感觉一定很好,生理的感觉加精神的感觉。
过了一会,她们停了下来。女友和妹妹在刘佳和田蕊面前跪好。
田蕊:“贱狗,今天把你叫来就是让你给我们舔脚的。你和母狗们一块舔。”
我给田蕊磕头:“是,奶奶”
田蕊和刘佳双脚相抵。田蕊:“贱狗,你们情侣舔这对脚,秀秀和雯雯舔另对脚。你们把舌头从我们的脚空中伸过去搅在一起。”田蕊和刘佳双脚相抵,由于脚心是往里凹的,所以两只脚之间有个空。
我和女友跪在刘佳和田蕊脚下,把舌头从两个方向伸进去并缠在一起,上下翻动,在接吻的同时,把两位奶奶的脚心都舔了。

回去以后,我问女友现在是否适应了。女友兴奋地说道,“现在已经迷恋上做刘佳奶奶的奴隶了。一天不被她玩弄,就感到不舒服。刘佳奶奶那么高贵,我能做她的女奴是我的荣幸。”
妹妹:“做田蕊奶奶的女奴更是我的荣幸,我太崇拜田蕊奶奶了。”
我说:“妹妹一开始好像就喜欢。”
妹妹:“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我和女友说道:“什么秘密?”
妹妹讲起了她上初二时候的故事:
“当时,本市某中学的学生到我们老家那里参观受教育。学校安排让这些城市的学生和农村的学生住在一起。我的宿舍当时被安排了四位城市女孩,她们都很漂亮,我们四个农村女孩在她们面前都很自卑。
晚上睡觉的时候,这些城市女孩要求洗脚。我们到外面的抽水井中给她们打来水,又去开水房给她们打来热水,然后把我们的洗脸盆拿出来给她们洗脚。看着她们脱掉鞋袜,露出白嫩的脚,我当时产生了一种冲动,就想跪在她们脚下舔她们的脚。所以,我特别想给她们舔脚,不过不好意思说。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们宿舍有个胆大的女该蹲在一位城市女孩的脚下,对她说:“我帮你洗脚吧,在这儿你们是客人。”这几个城市女孩在我们面前本来就有优越感,我舍友提出给她洗脚,她居然坦然受之。
我们其他三个女孩也跟着对其他三位城市女孩表达了同样的要求。这样,我们四个农村女孩就蹲在这四位漂亮的城市女孩脚下给她们洗脚。洗着洗着,我们宿舍那个胆大的女孩突然跪在地上,她说:“蹲着不舒服,还是跪着舒服。”四位漂亮的城市女孩都笑了起来,舍友满脸通红。既然舍友都跪下,我们三个也都跟着跪下了。
一位漂亮的城市女孩说:“我怎么感觉你们像我们的丫环,嘻嘻”
我们都感到不好意思,脸都红起来。
洗完脚,我们刚想把洗脚水给倒出去,没想到一位漂亮都市女孩说道:“就这么倒出去了,是不是太可惜了?”其他三位漂亮女孩跟着大笑起来。
我们明白了她的意思,那个胆大的舍友首先说:“倒了确实浪费,我看还是喝了吧。”
她的话令四位漂亮的都市女孩大笑不止。
她把脸伸进那位漂亮都市女孩的洗脚水中,咕咚咕咚地喝起来。我们也学着她的样子大口地喝起来。结果,她们的洗脚水全让我们喝光了。她们在一旁笑个不止。
我们的下贱激发了她们玩弄我们的冲动。
一位漂亮的都市女孩说:“既然你们那么喜欢我们的脚,就把袜子送给你们吧。你们可以把它含在口中睡觉。嘻嘻”其他女孩听了都笑弯了腰。
我们感到很难堪,但是还是顺从地去她们的鞋中拿袜子。
一位漂亮的都市女孩说:“不要用手,用嘴把袜子从鞋中取出来。”
又是一阵笑声。
我们跪在她们脚下,把脸贴在她们鞋上,把嘴伸到鞋里,然后叼住她们的袜子,用舌头把它们裹挟到口中。我们把她们的袜子含在口中后,正想上床休息,没想到一位漂亮的都市女孩说到:“你们真没有礼貌,不知道谢谢我们。”
我们含着她们的袜子含混不清地说:“谢谢你们!”
她说:“感谢要真诚,在动作和称呼上都要真诚。”
她见我们不解的样子就说道:“电视上人们见到女皇、公主怎么做?”
我们明白过来,一起跪在她们脚下。
她说:“还有称呼,就称呼我们奶奶吧!”
又是一阵笑声。
我含着袜子含混不清地说:“奶奶,我们要给你们磕几个头?”
她说:“就要看你们的觉悟了。”
为了向她们表示我们的觉悟高,我们含着她们的袜子不停地磕起头来,过了好久,她们才让我们爬起来。
“好了,贱奴,去睡觉吧。记住,含着我们的袜子睡觉。”
我们含着她们的袜子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一位漂亮的都市女孩说:“袜子就赏给你们了。”
我们含着袜子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谢恩。
另一位女孩说道:“快给我们穿上鞋。”
我们正想给她们穿鞋,她说道:“贱奴,用嘴穿!”
我们连忙把嘴里的袜子吐出来,用嘴给她们穿鞋,穿了半天还是没穿上,最后还是用手穿的。
那位漂亮女孩说:“你们这些笨狗,把我们鞋上的灰尘舔干净!”
我们听话地跪在她们脚下舔起她们的鞋,过了很大一会,她们才让我们停下来。
“贱奴,从我们胯下爬过去!”她们竟然要求我们从她们胯下爬行。但我们还是乖乖地从她们胯下爬过。
第二天晚上,她们没有住在我们这里。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经历。从那以后,我就喜欢上了它。”
妹妹讲完这个故事后,我们片刻安静。接着妹妹又说起读大学时的故事:
“当时,我们宿舍有四个女生,两位是来自大城市的漂亮女孩,我们两个是农村的。我发现睡觉的时候,另外一个农村来的女孩总喜欢头对着那位漂亮的都市女孩的脚睡。据那位漂亮女孩私下所讲,那位女孩晚上偷偷舔她的脚。于是,这位漂亮女孩故意往下睡,故意把脚伸到那个女孩的脸上,那个女孩竟然故意装作不知道,结果她的脸被漂亮女孩的脚压了一晚上。我以后也学着她的样子,故意把头对着另一位漂亮女孩的脚睡。最后,我们两个农村来的女孩成了两位漂亮的都市女孩的奴隶,一直到大学毕业。”
过了一会,女友说道:“看上去你那么清纯,没想到你一直就这么贱。”
我说:“农村的女孩在漂亮的都市女孩面前有一种本能的自卑,农村的男孩在漂亮的都市女孩面前也有一种本能的自卑,这种自卑更严重。不过,在不漂亮的都市女孩面前,农村男孩的自卑就很小,比如我就没有。”
我接着说道:“漂亮女孩是世间最尊贵的一群人。无论是男人,还是不漂亮的女孩都应该做她们的奴隶。她们对世界的统治是天经地义的,而男人和非美女对她们的服从也是天经地义的。我多次重申这一观点:男人是什么,不就是美女脚下的狗吗?非美女同样应当屈服于美女的脚下。”
女友:“我和秀秀也算得上是美女啊,可为什么还愿意做奴隶啊!”
我说:“美女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有强烈的统治意识,喜欢把男人踩在自己的脚下,这类美女是最高贵的美女,就像刘佳奶奶和田蕊奶奶;第二类美女具有平等意识,想和别人平等相待。这类美女把自身的资源浪费了,本来可以统治世界,但却不这么做;第三类美女具有受虐意识,喜欢做别的美女的奴隶,就像你们。虽然说浪费了自身资源,但是你们给同样是美女的美女做奴隶,更显得她们的高贵。”
女友:“男人可以分为几类?”
我说:“男人就一类,都是美女脚下的狗,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罢了。”
女友:“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我说:“美女皇帝”
女友:“我好像看过这么一片文章,叫《美女皇帝李诗雨》”
我说:“是有这么一篇文章,我也看过。”
妹妹:“我也想看。”
我说:“你到恋足网或百度里面去搜索吧。”
妹妹:“还有没有其他好的虐恋文章?”
我说:“最好的虐恋文章是《漂亮女孩脚下的爬行动物》,它是恋足文学史上也是虐恋文学史上无可超越的巅峰。它一开始只是十四篇,13万多字,后来内容不断丰富,现在已经有50万字了。”
女友和妹妹都表示要认真读一下《漂亮女孩脚下的爬行动物》,从中学习,以便更好地服侍刘佳和田蕊。

(七)

下班后,我到酒吧里喝酒,我旁边有七八位美女也在喝酒,看上去像公司的白领丽人。突然她们过来一个人对我说:“你敢不敢和我们玩个游戏?”
我一听,来劲了,说:“怎么不敢?”
我来到她们桌上。这位美女对我说:“咱们玩猜拳,你要赢了可以亲我们每个人一下,你要输了就跪在我们脚下舔我们的鞋!”
这么好的事,我当然愿意了,我说:“好,猜就猜”
她们很擅长,结果我输了。她们眉飞色舞地说:“这下你可不能抵赖啊”
我说:“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舔就舔。”
我钻到桌子底下,挨个去舔她们的鞋。她们有的穿的是高跟鞋,有的穿的是帆布鞋,有的穿的是靴子,有的穿的是凉鞋,全让我舔了。在下面我舔了一个多小时。
她们快要离开的时候,让我爬出来。
我说:“各位奶奶,我把你们的鞋都舔干净了。”
她们听我叫她们奶奶,都大笑起来。
一个美女说:“你怎么不懂礼貌呢,见到奶奶还不磕头。”
我连忙跪在她们脚下,一边磕头一边说:“拜见奶奶。”
她们在笑声中离开了酒吧。

我接到刘佳的电话,她让我过去。我连忙来到她家,女仆萌萌给我开门,我跪在她的脚下吻了一下她的鞋。她很高兴。
我跟着她来到客厅,发现田蕊、女友、妹妹都在,就连田蕊的女仆雯雯也来了。女友和妹妹躺在地上,刘佳和田蕊的双脚踏在她们脸上。
我跪在地板上给刘佳和田蕊磕头。
刘佳:“今天你陪我和蕊蕊去参加一个女王派对。”
我说:“就我一个人吗?”
刘佳:“派对的奴隶都是男的。”
我说:“两位主人就我一个奴隶?”
刘佳:“还有一个奴隶,是我新收的一个奴隶,就是秀秀新交的男朋友。”
秀秀新交的男朋友叫钱化,是个公务员。妹妹把她介绍给田蕊刘佳,他就成了她们的奴隶。
我说:“其他女王都是做什么的?”
刘佳:“共有十二位女王,都是年轻漂亮事业有成的女王,有女法官、女军官、女医生、女教师、女律师、女记者、女明星、女白领、女主持人、女模特等等。全都在30岁以下。”
我说:“那真是美丽如画啊!”
刘佳:“现在,爬过来先舔我们的脚。”
我先爬到刘佳脚下,把她的脚趾含在口中吮吸,女友的脸就在她的脚下。
“你们接吻”我和女友把舌头都伸到刘佳的脚趾间,把刘佳的脚趾裹住接吻起来。我们接吻实际上就是舔刘佳的脚。
舔完刘佳的脚,我又怕过去舔了田蕊的脚,妹妹的脸就在田蕊的脚下。
刘佳:“好了,你跟我们走吧!”  
我说:“她们怎么办?”
田蕊:“我们走后,雯雯玩弄你女友,萌萌玩弄你妹妹。”
我叹了口气:“怎么她们总是被玩弄的命运呢?”
我们走后,雯雯和萌萌眉飞色舞。雯雯:“你们两个小母狗,赶快跪下给我们磕头。”
女友不太情愿被雯雯玩弄,但没有办法,只好跪在雯雯脚下磕头。妹妹倒无所谓,乖乖地跪在萌萌脚下磕头。
雯雯:“萌萌,佳佳奶奶和蕊蕊奶奶参加派对去了,咱们也搞个派对吧,搞个比赛吧。”萌萌高兴地说好。
雯雯说:“先让她们进行磕头比赛吧。”
萌萌说:“好。”说完把自己的袜子脱下来塞到妹妹口中,“让她们含着咱们的袜子给咱们磕头。”
雯雯:“萌萌,你真有办法。”说完也把自己的袜子脱下来塞到女友口中。
“贱狗,磕头!”萌萌命令道。

(八)

工作需要,我去图书城买书。正当我在两个书架间看书的时候,一位美女映入了我的眼帘。我赶忙去观察它,只见她身材高挑,脚穿一双高跟鞋,年龄28岁左右,非常地漂亮。
我瞥了一眼,四周无人,我赶忙跪在她的脚下。我说:“美女,我太崇拜你了,让我给你磕几个头好吗?”
她微笑着说:“你愿意磕就磕吧,不过既然磕就要认真地磕。”
我说:“奶奶,我一定给您认真磕头!”
我跪在她的脚下磕了十个头,然后对她说:“奶奶,您的鞋上有些灰尘,我给您舔干净吧。”
美女翻着书,漫不经心地对我说:“要舔就舔干净。”
我说:“奶奶,您就放心吧!”
我趴在这位美女的高跟鞋上认真舔起来。
过了一会,她对我说:“舔好了没有?那边来人了。”
我连忙说舔好了,迅速爬起来。
我和她在书店里面又呆了一会,上午的时间了。我说:“我请你吃顿饭吧,这儿有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好伦哥、金汉斯、约翰棒,你想吃什么?”
她说:“就必胜客吧!”
我和她去了必胜客。
边吃边聊,通过聊天我得知她今年28岁,是一个名牌大学的副教授。28岁就是副教授,真是太厉害了,又长得那么漂亮。
之后,我每周去她那儿一次,为她磕头舔鞋、舔脚,喝她的洗脚水。她说当我跪在她的脚下磕头舔鞋时,她就有学术灵感。所以当我跪在她的脚下磕头舔鞋时,她就在电脑上啪啪打论文。

我接到田蕊电话,约在高尔夫球场。我到了以后,发现刘佳和田蕊正在打着高尔夫球。女友和妹妹几乎全裸着身子,脖子上戴着项圈,屁股上插着尾巴,正分别被雯雯和萌萌牵着。
刘佳刚把一个球打出去。
萌萌牵着妹妹来到刘佳脚下,“刘佳奶奶的鞋上有些灰尘,你这个小母狗快去舔了。”妹妹乖乖地跪在刘佳脚下舔起她的鞋,萌萌站在她身后牵着她。
田蕊把一个球打出去。
雯雯牵着女友来到田蕊脚下,“田蕊奶奶的鞋上有些灰尘,你这个小母狗快去舔了。”女友乖乖地跪在田蕊脚下舔起她的鞋,雯雯站在她身后牵着她。
我跪下给刘佳和田蕊磕头。
刘佳指着妹夫钱化说,“贱狗,爬过来!”钱化爬到刘佳脚下。刘佳双脚踩在钱化身上,打了一个球。
田蕊对我说:“贱狗,你爬过来趴下。”我爬到田蕊脚下趴下,田蕊踩在我身上打了一个球。
田蕊从我身上下来后,雯雯又拉着女友到田蕊脚下舔她的鞋。
在女友舔田蕊写的时候,刘佳站在钱化的身上打球。
刘佳打完球后,从钱化身上下来,萌萌拉着妹妹去舔刘佳的鞋。此时,田蕊又站在我身上继续打球。
如此来回循环,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
打完球,刘佳和田蕊坐下休息。雯雯和萌萌又牵着女友和妹妹去舔她们的鞋。
刘佳对妹夫说:“公狗,我的脚有点累,把我的鞋给我脱下来!”
田蕊也对我说:“你把我的鞋脱下来。”
我和钱化费了些劲才把田蕊和刘佳的鞋用嘴脱下来。
“小母狗,你们来脱袜”
女友和妹妹分别用嘴去脱田蕊和刘佳的袜子。
田蕊:“萌萌和雯雯,袜子就赏给你们了。”雯雯和萌萌跪在田蕊和刘佳脚下磕头。她们分别把田蕊和刘佳的袜子叼进口中,然后品尝起来。
田蕊把鞋甩出去,然后对女友说:“母狗,爬过去衔过来。”雯雯拉着女友往前爬,爬到后女友叼起田蕊的鞋,又被雯雯牵过来。田蕊又把另一只鞋甩出去,女友再次被雯雯牵过去叼上鞋,又被雯雯牵回来。
刘佳也把鞋甩出去,然后对妹妹说:“母狗,爬过去衔过来。”萌萌拉着妹妹往前爬,爬到后妹妹叼起刘佳的鞋,又被萌萌牵过来。刘佳又把另一只鞋甩出去,妹妹再次被萌萌牵过去叼上鞋,又被萌萌牵回来。
就这样,田蕊和刘佳不断把鞋甩出去,女友和妹妹不断爬过去去衔。我和妹夫则躺在地上,田蕊和刘佳双脚踩在我们脸上随意蹂躏。
终于,她们不再把鞋甩出去了。刘佳:“小母狗,舔我们的脚。”女友和妹妹被雯雯和萌萌牵着,分别跪在田蕊和刘佳脚下舔起她们的脚。
田蕊:“贱狗接吻”
于是,我和女友隔着田蕊的脚接吻起来,妹夫和妹妹隔着刘佳的脚接吻起来。一开始我们舔的是她们的脚心和脚面,后来一起舔她们的脚趾。透过脚趾缝,我和女友的舌头,妹夫和妹妹的舌头,终于接触到一起,两个舌头中间包裹的是她们的脚趾。我们在接吻的时候,她们的脚趾和脚趾缝同时被舔。
刘佳:“我要骑马!”
田蕊:“公马还是母马?”
刘佳:“就母马吧。”
田蕊:“好!公马跟在后面。”
刘佳骑在妹妹身上,田蕊骑在女友身上。
“走!”刘佳一声令下,雯雯和萌萌分别牵着女友和妹妹往前走。女友和妹妹分别被雯雯和萌萌牵着,被田蕊和刘佳骑着,缓慢地往前爬行。我和妹夫分别跟在女友和妹妹的身后爬。
爬了好几圈之后,田蕊说:“换乘一下公马吧,别把母马累坏了。”于是,田蕊和刘佳又分别骑在我和妹夫身上,雯雯和萌萌把项圈从女友和妹妹的脖子上取下来,套在我们的脖子上。
“驾!”我和妹夫被田蕊和刘佳骑着,被雯雯和萌萌牵着往前爬,女友和妹妹跟在身后爬着。又爬了几圈。
雯雯和萌萌在牵着我们爬行的时候,嘴里一直含着田蕊和刘佳的袜子。
爬回到刘佳和田蕊休息的地方后,雯雯和萌萌用嘴给田蕊和刘佳穿上鞋。
田蕊对刘佳说:“咱们让贱狗们来个接力比赛吧?”
刘佳:“怎么玩!”
田蕊:“两对狗奴各一组,分别趴在离咱们五米和十米的地方,母狗在前,公狗在后,分别从咱们胯下爬过。母狗从咱们胯下爬过后,公狗才能爬。最后哪组公狗先爬过就算哪组赢。共进行3场比赛,赢2局为胜。雯雯和萌萌监督。”
刘佳:“蕊蕊,你这个主意好。”
刘佳和田蕊在前面站好,我们分别在应该在的地方趴着。
“爬”田蕊一声令下。
女友和妹妹奋力地朝着田蕊和刘佳的胯下爬去。五米的距离不算远,结果女友领先一点从田蕊胯下爬过。看女友从田蕊胯下爬过,我连忙向前爬行,妹夫等妹妹从刘佳胯下爬过后,紧追过来。我和妹夫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爬行比赛。没想到妹夫爬的那么快,他领先我一点从刘佳的胯下爬过,我随后从田蕊的胯下爬过。
第一局妹妹和妹夫那一组赢了,他们很高兴。我爬到女友身边对她说:“要加把劲!”女友对我说:“放心吧!”
第二局开始,女友拼命地向前爬着,等她从田蕊胯下爬过的时候,妹妹还没有爬到刘佳的脚下。我见女友从田蕊胯下爬过后,便拼命往前爬。当我爬过田蕊的胯下时,妹夫还没有爬到刘佳的脚下。第二局我和女友赢了。
第三局开始了,这次妹妹加大了劲,她和女友几乎同时从刘佳和田蕊的胯下爬过。我和妹夫见她们爬过后,都用力往前爬。最后,我和妹夫同时分别从田蕊和刘佳胯下爬过。
田蕊:“佳佳,这两对贱狗都不赖啊,爬了个平手。”
刘佳:“确实不错!应该给他们一些奖赏。”
刘佳对妹妹和妹夫说:“你们把头抬起来。”妹妹和妹夫高兴地把头抬起来,刘佳分别往他们口中吐了一口痰。两人津津有味地品尝一会才咽下去,然后跪在刘佳脚下磕头谢恩。
田蕊也对我和女友说:“你们把头抬起来。”我和和女友兴奋地把头抬起来,田蕊分别往我们口中吐了一口痰。我们津津有味地品尝一会才咽下去,然后跪在田蕊脚下磕头谢恩。
回去的时候,我和妹夫开车,女友和妹妹分别坐在前排,田蕊和刘佳分别坐在后排,雯雯和萌萌躺在后排前,田蕊和刘佳把脚踩在她们身上。


(九)

我到公安局办事,接待我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警官,刚从大学毕业。年龄不大却很傲慢,看来事情难办。看着她高傲的样子,我的奴性一下子下来了。
我说:“求求您了,我的小奶奶。”
她见我喊她奶奶听高兴,然后说:“求不是这个样子。”
我故意说:“那是什么样子?”
她得意地说:“跪下磕头求我!”
我说:“是不是求你都要给你磕头?”
她眉飞色舞地说:“给我磕头求我办事的人多了。”
我跪在她脚下虔诚地给她磕了十个头,然后说:“奶奶,你的高跟鞋上有些灰尘,我帮你舔干净吧!”
她见我主动舔她的鞋,很高兴,“乖,好好舔。”我在她的脚下舔了十分钟左右的鞋。她让我起来,对我说:“你很乖,我这就帮你把事办了。”这样,因为我跪在她脚下磕头舔鞋,事情得以顺利解决。
还有一次,我去军区办事,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军官故意怠慢我,当我跪在她的脚下磕了20个头,舔了她一刻钟鞋后,她笑脸相迎,很快把问题给办了。
从中,我总结出一个规律,再求美女办事时,二话不说,先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事情就会顺利解决。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不单单是一种爱好,在有的时候还是解决问题的重要办法。

我路过一个公交站牌时,发现站牌上几个人全是漂亮女孩,她们都穿着凉鞋,一双双白嫩的脚令人垂诞欲滴。我连忙过去,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她们很高兴,把我踩在脚下肆意加以蹂躏。我把她们的鞋全舔了个遍。
我有事去一个高校,在教学楼门口遇到两位漂亮女孩,一个穿着带畔的凉鞋,一个穿着凉拖。当时周围无人,我立刻跪在她们脚下磕头。我说:“两位奶奶,我太崇拜你们了,让我给你们磕几个头可以吗?”
两位漂亮女孩先是一惊,随后两人相视而笑:“还没见过你这么贱的人,你想磕头就磕头。”
我跪在她们脚下咚咚地磕头。
两位漂亮女生笑了,“你磕头磕得还挺响。”
我说:“仅仅磕头还不足以表达我对两位奶奶的崇拜之情,让我给你们舔鞋吧!”
两位漂亮女生听后大笑起来:“真是越来越贱了,想舔就舔吧。”
我爬在她们脚下把她们的鞋舔了好几遍,顺便把她们的脚趾也舔了。

我接到刘佳的电话,来到她的家中。女友和妹妹正跪在地上擦着地板,嘴里鼓鼓的,好像含着袜子。雯雯和萌萌正跪在刘佳和田蕊的脚下舔着脚。
我跪在地上给刘佳和田蕊磕头。
刘佳:“贱狗,今天你还要跟我们去参加一个女王派对。”
我说:“是,奶奶。”
刘佳:“还有点时间,你先把门口我和蕊蕊的鞋舔干净。”
我说:“是,奶奶”
我爬到门口舔起刘佳和田蕊的鞋。等女友和妹妹擦好地板,刘佳让我跟她们走,钱化已经在那儿恭候了。
我们走了以后,雯雯和萌萌又开始玩弄我女友和妹妹了。
“贱狗,爬到门口把我们的鞋舔干净。”我女友此时已经被雯雯玩弄惯了,就和妹妹一起乖乖地爬到门口,舔起她们的鞋子。

(十)

一天上午,我去超市,在超市遇到一位非常漂亮的美女,27岁左右,身材高挑,脚穿黑丝高跟鞋,看上去就像模特。幸好在这两个架子间,只有我们两人。我连忙跪在她的脚下磕头。
她微微一惊:“你在干什么?”
我说:“奶奶,我太崇拜你了,请允许我给您磕几个头。”
她听了我的话忍不住笑了,站在那里接受我的跪拜。
我急速地给她磕头,想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她磕最多的头。但是,我还想舔她的鞋,于是在磕了十个头之后,我说:“奶奶,您鞋上有些灰尘……”还没等我说完,她就说道:“那你就给我舔干净吧。”
我兴奋地舔起她的高跟鞋。她在上面挑着商品,我在下面舔着她的高跟鞋,多么美好,多么和谐的一幅画面啊!
突然一个大妈过来,她看来这一幕,很吃惊。美女非常从容:“他这个人非常热心,看到我鞋上有些灰尘,就想帮我舔干净。”
大妈满脸疑惑。
美女说:“同志,谢谢你啊,舔得可以了,起来吧。”
我连忙爬起来,大妈看着我。我说:“这位小姐的鞋上有些灰尘,女孩子都是爱美的,灰尘影响她的形象。她自己擦有没有擦鞋布,这不我就跪下帮她舔了。大妈你说这算不算助人为乐?”
大妈傻了眼,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我跟在这位美女身后,我们来到一处没人的两个架子间。美女对我说到:“同志,还要麻烦你啊!”
我说:“不客气,为人民服务嘛!”
说完,我又跪在她的脚下舔起她的鞋。
没想到那个大妈又过来了,继续看着我们,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美女:“刚才有块奶油掉在我的鞋上,这位热心的同志想把我鞋上的奶油弄掉。”
我不管这个老太太了,只一心舔起这位美女的鞋。
等我抬头往上看时,发现旁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我连忙把头低下来继续舔鞋,抬起头就容易被别人拍摄或被熟人发现。
美女:“这位同志再帮我擦鞋,他一个人挺辛苦的,看看谁能不能帮助一下?”
她的话使得一部分人不好意思呆着,离开了。
这时候,有一个长相比较猥琐的男人跪下来表示愿意舔她的鞋。美女一脚把他踢倒在地:“这位同志,不好意思,没伤着你吧。哪位同志帮帮他?”
那个男的爬起来,灰溜溜的走了。
美女:“同志,辛苦你了,就这样吧。”
我连忙爬起来,跟在美女身后离开了超市。
我问美女:“你怎么把刚才那个男的踢倒了?”
美女:“你看他那个样子,还想给我舔鞋,呸!”
我说:“那个贱狗不配给奶奶您舔鞋!连舔鞋底都不配。”
美女高兴地对我说:“你挺可爱的!”
我说:“奶奶,我可以做您的奴隶吗?跪在您脚下磕头舔鞋、喝您的洗脚水,任你玩弄。”
美女听后很兴奋,就说:“我就收下你了。”
我不管大街上有人,就跪在她的脚下磕头:“多谢奶奶!”
就这样,我成了她的奴隶。后来得知她果然就是个模特。

一天,我和女友、妹妹和妹夫一块吃饭。我说:“你们谁知道雯雯和萌萌从哪来的?”
妹妹:“不是从哪来的,就是本市的。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也不愿工作,靠父母养活。平时闲着无事,偶然的机会她们分别遇到了田蕊和刘佳,因为崇拜她们,就给她们做了女仆。她们每月1000元,她们的父母还挺高兴,以为她们找到了什么工作。”
我说:“别看她们俩年龄不大,还挺傲的?”
女友:“可不是,把我们当玩具玩。”
妹妹:“我感觉她们也挺高贵的,虽然她们是女仆,我愿意做她们的奴隶。”
女友:“我现在也愿意做她们的奴隶,被她们玩弄了。”
妹夫开玩笑地说:“你们真贱啊!”
妹妹反驳道:“你不贱啊?”
妹夫:“我和你一样贱,这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呵呵”妹夫的话把我们逗笑了。
听说回复才可以看到隐藏内
听说回复才可以看到隐藏内容
返回列表
收起公告